12岁广州神童高考620分过早进入大学是好还是坏

红足1一世网址_红足1世77814【官方独家推荐】  > 红足1世手机版 >  12岁广州神童高考620分过早进入大学是好还是坏
0 Comments

最近一个12岁的小女孩高考成绩出来了,而且他的高考成绩达到620分,高出当地一本线分。同龄人还在考虑小升初问题,她却已经经历了人生的一次重要洗礼,并且交上了一份完满答卷。

陈舒音,今年毕业于湛江市第二中学,她原是湛江二中港城中学2014届(14)班的学生。在三年前,她以全市第13名的成绩被湛江二中提前录取。她的这个成绩被熟悉内情的同学和家长称为“奇迹”。被誉为“奇迹”的一方面是她优异的成绩,另一方面是她的求学经历。

2011年,陈舒音因为基础好,以七岁的幼小年龄被湛江二中港城中学初中破格录取,她入学成绩当时在全级排前300名。开学伊始,老师和同学们都惊讶不已(按理说她应该还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)。

据陈舒音的老师说,虽然年纪小,但陈舒音在学习上有很强的进取心,渡过入学之后的一段适应期后,她的成绩便稳步上升。到初二上学期之后,她每次月考的成绩都保持在年级前30名。

据了解,陈舒音的父母是湛江一家水产公司的职员。对于12岁的女儿今年高考考出好成绩一事,他们显得特别低调,不愿意张扬。

2013年8月,有媒体热炒过清华大学年龄最小的新生范书恺。他5岁直接上小学四年级,7岁上初中,13岁就考入清华,被媒体称之为高考“神童”。相比之下,广东湛江女孩陈舒音,7岁读中学,这时候,同龄人在读小学一年级;12岁参加高考,以总分620分(理科)成绩,高于一本线分;称其为高考“神童”,旗鼓相当。问题是,这些学习“天才”和高考“神童”,值得舆论关注、社会推崇吗?

2016年3月,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,对2001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54.5%的受访者认为媒体对有天分的少年的报道过于拔高,71.2%的受访者表示媒体报道有天分的少年应当就事论事,不要给孩子贴标签,61.5%的受访者认为家长应该保护好孩子的兴趣。可见,拔高学习“天才”和高考“神童”现象,确定比较普遍,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。

此前据媒体报道,清华原校长陈吉宁见到“神童”范书恺时,也“大吃一惊”,并评价其“少年老成”,这显然是对现行教育体制和舆论环境的一种质疑和担忧。试想,当一名13岁的孩子变得“少年老成”时,是不是表明我们的学校教育和媒体报道“催人易老”呢?从某种程度上讲,这是不是人类基因的一种退化呢?再看“神童”陈舒音,小学只读了一年,这是否属于拔苗助长呢?

勿庸讳言,陈舒音等一些有天分的高考“神童”,之所以能够“超常规发展”,得益于现行的应试教育体制。但是,就综合素质而言,他们肯定比不上按部就班读书、一步一个脚印升学的同龄孩子。事实上,即使成为高考“神童”,也还是一个孩子,身体和心理均未发育成熟,由于是跳跃式的进步,许多知识领域未能涉及,许多社会问题未曾面对。“快”并不代表“好”,让学生又好又快的进步和成长,才是教书育人的根本目的。可见,我们的应试教育体制,我们的一些新闻媒体,已经成为那只拔苗助长的无形“巨手”,这才是值得教育部门及高校“大吃一惊”的地方。

因此,对高考“神童”,媒体和公众均不宜炒作。事实上,许多人并不看好高考“神童”,认为孩子的成长不能违背自然规律。试想,有多少高考“神童”,最终变成栋梁之才的?小学课本不都讲过《伤仲永》吗?如此忧虑不无道理。可见,过度关注高考“神童”不好,刻意不关注他们也不好;最好就是一视同仁,不对他们搞特殊化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特别是媒体和公众,应该把他们当普通孩子来看,不要期望过高,不要给他们压力,让他们自由成长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